大航海时代4苹果版 大航海时代4苹果版 最新时时彩杀号公式 重庆时时开彩结果 桂林华逸娱乐 双色球复式投注中奖计算表 三期内必开一期王中王 抢庄牛牛技巧 网球直播 2018炸金花棋牌游戏 win007足球即时比分 三人斗地主报名规则 二八杠棋牌正规 群包赢pk10精准计划 白山市紀檢監察網

膽大妄為,借扶貧政策“發家致富”

來源: 本站原創     發布時間:2017-02-16

  

  福建省寧德市是土地革命和抗日戰爭時期,中國共產黨創建的革命根據地所在地之一,全市老區人口330多萬,其中,老區基點村161個,涉及扶貧開發重點村36個。近年來,寧德市委、市政府投入大量資金,全力推進老區發展,成果豐碩。

  然而,寧德市通過信訪舉報、項目審計等發現,有人把國家扶貧政策當成“發家致富”的大好機會,借老區扶貧項目申報、資金撥付等事項肆意斂財,影響惡劣。這些問題線索,直指市民政局原黨組副書記、副局長,老區辦原主任(正處級)郎華安。

  2016年12月,寧德市中級人民法院判定郎華安利用職務便利,在老區項目申報、老區資金撥付中為他人謀取利益,非法收受相關單位及個人賄賂42.76萬元,以受賄罪判處其有期徒刑三年。

  本應服務基層單位,他卻“順便”要求報銷發票

  郎華安為老區服務本是職責所在,可他卻以此為據,恬不知恥地向幫助過的單位要好處。執紀人員表示,郎華安向基層單位索賄,一般先主動在老區建設項目、扶貧資金撥付上提供幫助,然后“順便”要求基層單位幫助報銷個人發票,這種伎倆,他屢試不爽。比如,2011年3月,他為古田縣平湖鎮端上村修路資金撥付提供幫助,之后便主動聯系平湖鎮黨委原書記魏某某,要求報銷發票1.5萬元。利用這種手段,他先后向10多家單位索賄。

  郎華安“關注”的扶貧項目,一些是基層單位或個人主動申報的,一些則是他主動“要求”基層申報的。比如,蕉城區某鄉鎮領導反映,2010年的一天,郎華安打電話給他,主動表示當地一科技示范園項目可以申報資金扶持,讓該鄉鎮趕緊組織材料申報。鄉鎮主要領導覺得該項目可申報扶持的資金少,且手續繁瑣,本不想申報,但礙于郎華安面子,勉強口頭應承。豈料不久之后,郎華安就打電話催促,并要求鄉鎮在項目資金撥付后,幫他報銷幾千元發票。很快,需要報銷的發票就寄到了該鄉鎮。

  執紀人員表示,郎華安連宴請親朋好友的飯錢,也要求有關單位“處理”。2011年至2012年,他在福鼎請親友吃飯,餐后要求福鼎市老區辦結賬,前后7次共計9882元,均在當地老區辦報銷。

  “只是小打小鬧,紀委不會查到我頭上”

  “我母親都80多歲了,怎么經受得起這么大的打擊……落到今天這個下場,我罪有應得。我辜負了組織30多年的培養,從心靈深處感到慚愧。”面對鐵窗,郎華安回想起自己一步步滑向違紀違法深淵的過程,悔恨不已。

  郎華安作為老區辦一把手,本應發揮“關鍵少數”的帶頭作用,在扶貧攻堅戰中發光發熱。然而,他放松學習,不思進取,業余時間只顧胡吃海喝,全然忘記了黨員干部必須要守住的底線。落馬后,執紀人員發現其紀律意識淡薄到了極點,“他甚至覺得單位的錢就是自己的錢,想給誰就給誰,全憑自己說了算”。

  落馬后,郎華安表示,看著打了那么多的“老虎”“蒼蠅”,雖然震驚,但完全沒有想到自己也會有這么一天。他覺得自己只是吃吃喝喝,拿個百八十的,平均下來每年才三四萬,數目不大,只是“小打小鬧”,紀委不會查到自己頭上。正是這種僥幸心理,讓他肆無忌憚,步入深淵。

  執紀人員表示,郎華安接受組織調查時恰好59歲,與一般的“59歲現象”不同的是,他不是趁著退休之前狠狠地撈一筆,而是細水長流,螞蟻搬家,最大的一筆也不過幾千元,受賄時間跨度長達十多年。臨近退休時,他自以為能“安全著陸”,不料天網恢恢,最終難逃懲處。

  健全工作機制,扎緊制度籠子

  郎華安對老區扶貧資金“雁過拔毛”,影響惡劣,教訓深刻。

  工作機制不健全,權力尋租空間大。一是扶貧工作管理體制不健全。老區辦在政府部門中排名靠后,但錢多權力大,基本由老區辦負責人說了算,行使權力具有很大的主觀性和隨意性。如2012年,郎華安因購買藥品與在福鼎市城區開藥店的疊石鄉庫口村村民趙某相識,趙某正在籌集資金為庫口村修路,便向郎華安求助,果然很快就得到資金支持,之后趙某為郎華安報銷個人發票9000元。二是扶貧資金管理機制不健全。由于扶貧資金主管部門只注重原始單據合規性、合法性,忽視扶貧項目管理過程參與和工作真實性審核,導致扶貧資金管理和撥付混亂。三是項目單位“養虎為患”。為了和扶貧部門建立良好關系,項目單位認為只要自身利益不受損失,對扶貧部門的要求“來者不拒”。如2008年,郎華安為福安市賽岐老區科技示范園項目資金申報提供幫助后,要求在賽岐鎮政府報銷一些發票,項目補助款到手后,鎮政府迅速給他報銷了發票。

  監督措施乏力,致使權力運行失去有效制約。一是上級監督缺位。扶貧項目實行縣級審批、市級審核、省級備案,上級扶貧部門只對下級扶貧部門進行業務指導,無法進行有效監督。雖然同級政府具有監督職能,但大多數政府分管領導重業務輕黨建,主體責任落實不到位。二是內部監督乏力。2015年老區辦與民政局黨組歸口,機構改革期間,監管出現真空。三是外部無從監督。老區扶貧資金劃撥大多沒有納入公共財政預算,實行層層下撥,封閉運行,群眾缺乏信息無從監督。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作者:陳啟西 黃瑩)

責任編輯:白紀軒
最新时时彩杀号公式 重庆时时开彩结果 桂林华逸娱乐 双色球复式投注中奖计算表 三期内必开一期王中王 抢庄牛牛技巧 网球直播 2018炸金花棋牌游戏 win007足球即时比分 三人斗地主报名规则 二八杠棋牌正规 群包赢pk10精准计划